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非洲之旅 > 埃及之旅 > 卢克索



荷鲁斯神庙

2017年7月23日,起床后发觉游轮早已停靠码头了,用过早餐后,登岸看到码头边停了许多马车,于是我们选择一辆乘坐,前往荷鲁斯神庙。

荷鲁斯神庙建于公元前237至前57年之间的托勒密王朝时期,这座神庙是埃及保存最完好的古代遗迹。自从基督教兴起后,许多异教信仰被禁止,神庙被破坏,而这座神庙恰好被沙漠的黄沙掩埋。200年前,神庙从见天日后,无论是神庙的房顶还是周边的围墙都基本保存完好。

穿过36米高的塔门,是一个宽阔的奉祀庭院,庭院三侧共有32根柱子,再往里就是分别有12根柱子的外、内多柱厅。在内多柱厅的一角有个神庙实验室,曾经有人在这里研究香精和熏香的配方,成分表就贴在墙上。继续往里是贡品室和前厅,最终是荷鲁斯圣堂。圣堂内有一个仿制的三桅小帆船,真品在巴黎的卢浮宫内。每年荷鲁斯雕像就是乘坐这艘帆船出席各种庆典。

从荷鲁斯神庙出来,我们还是坐马车回到游轮。不一会,游轮继续起航,顺流而下。大约在中午11点左右,到达伊斯纳大坝。船至伊斯纳大坝上游的老坝时,就有小贩划着小船靠了上来,兜售埃及风格的围巾和桌布等。看着他们娴熟地将货物扔上游轮,与游客讨价还价,真是别有一番情调。船过下游的水闸,需排队等候,因为这里上下游有7-8米的落差,游轮需依次过闸,直到过了水闸,这些小贩才渐渐离去。

过了伊斯纳,我们的游轮直往卢克索而去。大约在下午3点多,到达游轮此行的终点卢克索。卢克索旧称底比斯,从中王国第十一王朝(公元前2055年)开始,这里就成了古埃及的首都,其后直到希腊人统治下的托勒密王朝,期间留下了许多的历史遗迹。这里素有“世界最大的露天博物馆”之称,没有到过卢克索就不算到过埃及。

卢克索神庙

下午5点半,当太阳不是那么晒了,我们下船前往卢克索神庙参观。卢克索神庙就在码头边上不远,走走过去就行。神庙最早建于公元前14世纪阿蒙霍特普三世时期,后来拉美西斯二世又对其进行了扩建。据说落日余晖下的神庙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刻,这也是我们5点多才来参观的原因。进入神庙,右手侧是一条两边排列着大量狮身人面像的斯芬克斯(狮身人面像的英文名)大道,据说以前这条大道一直通往3公里外的卡纳克神庙,如今虽然只挖掘出一段,但已非常壮观。

入口的左侧是神庙的主体建筑,首先是第一塔门,门前有拉美西斯二世的两尊坐像和两尊立像,雕像的前方有一座方尖碑,原来有两根的,其中一根如今树立在巴黎的协和广场上。走入塔门,是拉美西斯二世巨庭,巨庭由两排圆柱围成,其下是拉美西斯二世和他17个儿子的雕像。

从巨庭往里就是神庙早期的建筑了。首先是阿蒙霍特普三世柱廊,穿过柱廊还是一个庭院,称作太阳神庭院。庭院由一圈纸莎草圆柱围成,2016年中埃建交60周年庆典就在这里举行,习近平主席出席了这次庆典。庭院继续往里是多柱厅和神殿,这些都是标准的神庙配置。6点过后,神庙开始亮灯了,在泛光灯的照明下,神庙显得更加神圣和神秘。

从卢克索神庙出来,我们又回到游轮休息。

7月24日,用过早餐后,我们告别游轮,继续我们的卢克索行程。首先去了西岸的帝王谷。古埃及人认为尼罗河东岸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是他们生前住居的场所,而西岸则是死后埋葬之所。帝王谷就是这样一块地方,这里埋葬了从第17王朝到第20王朝期间的64位法老,每张门票可以任意参观三座陵墓,但不包括图坦卡蒙墓、拉美西斯三世及六世墓和塞提一世墓,这三座陵墓需要另外单独买门票。进入帝王谷是不准带相机的,陵墓内要拍照只能靠手机和小费了。

帝王谷塞提一世墓

我们首先参观的是图特摩斯三世之墓,他是最早在帝王谷修建陵墓的法老之一,陵墓修建在悬崖峭壁之间,位置非常隐秘,墓室通道狭窄进入困难,可见其防盗设计的用心。墓室内墙上壁画简单且刻画工艺粗陋,反应了当时国力一般。

参观的第二座陵墓是拉美西斯二世之墓,这位古埃及最强势的法老的陵墓要豪华许多,墙上绘有《太阳神拉的连祷文》和《亡灵书》。

帝王谷中最奢华的陵墓是拉美西斯二世父亲塞提一世的陵墓,这座陵墓也是帝王谷中门票最贵的陵墓,门票虽贵,但真的物有所值。1817年发现这座陵墓时,人们被它全是突起的彩色浮雕震撼了,其中的两幅浮雕被巴黎卢浮宫和佛罗伦萨的考古博物馆拿去了。当然,帝王谷中最出名的是图坦卡蒙之墓了,因为它是迄今为止所发掘的唯一没有被盗的法老陵墓,1922年被发现时,出土了大量的文物,如今都保存在开罗博物馆内。作为陵墓本身,图坦卡蒙的陵墓很小,也没什么特色,因此我们也就没有进去。

离开帝王谷后,我们前往哈特谢普苏特纪念神庙。哈特谢普苏特是古埃及历史上唯一真正的女性法老(埃及历史上女王很多,指的是法老的妻子。包括埃及艳后,托勒密王朝的最后一位女王,她是其同父异母弟弟的妻子,其弟弟是法老,而她是女王)。哈特谢普苏特作为唯一的法老,其上位和武则天相似,在做女王期间就掌握大权,其夫死后,将图特摩斯三世流放,自己戴假胡须、身着男装、束胸宽衣、手执权杖,称自己是太阳神阿蒙之女,窃取了法老之位。哈特谢普苏特纪念神庙就是她为自己建的陵墓,这座恢宏的神庙建在悬崖地下,怎么看都像现代建筑,在许多关于埃及的影视剧中都能见到它的影子。图特摩斯三世在最终坐上法老位置后,对其继母进行了疯狂报复,神庙被破坏,现在的样子是如今修复后的样子。

从哈特谢普苏特纪念神庙出来,途径著名的门农巨像。据称,这两尊面部已经无法辨识的雕像,其实是阿蒙霍特普三世的雕像,石像后是已不见踪迹的神庙。希腊人来到这里时,曾听到风吹过石像发出的呜呜声,认为是希腊神话中的门农在哭唤其母亲黎明女神。

卡纳克神庙

用过午餐后,我们前往卡纳克神庙参观。这里与其说是神庙,不如说是法老们为神在地上建造的居所,它由庞大的阿蒙神庙,以及其妻子的穆特神庙和儿子的孔苏神庙。法老们用了1500年把它建成如今的规模,它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建筑群。

进入神庙入口,穿过一段公羊头斯芬克斯大道,立在眼前的是尚未完工的第一塔门。它是最后一个埃及本土法老(第30王朝)所建,正在建设过程中,波斯人打来了,结果只建到一半。如今在塔门的内侧还保留了泥土堆积起的斜坡,以及几根尚没完成的圆柱。可见当时末代埃及法老逃得有多匆忙。

第二塔门内的建筑是第18王朝开始建设,工程一直延续到拉美西斯二世。塔门内是恢宏的多柱厅,共134根石柱树立在眼前,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继续往里,还有许多塔门和建筑,看得人眼花缭乱。这里原来还树立了许多的方尖碑,如今只剩下两根,其中一根哈特谢普苏特树立的方尖碑是埃及最高的方尖碑,其余的都被西方列强拿去了。神庙内的其中一根在公元390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大帝将其运回君士坦丁堡,安放在君士坦丁堡赛马场(今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苏丹艾哈迈德广场)。

卡纳克神庙太大了,也有太多的故事,参观前最好要做一下详细的功课,即使这样2个多小时的游览还是会漏掉许多值得一看的东西。卡纳克神庙之旅将我们这次埃及之行推到了最高潮,古埃及的工匠们为我们奉献了一场奢华的盛宴。

从卡纳克神庙出来,我们入住卢克索国王岛朱莉维尔酒店。从入住这家酒店开始,我们的埃及之行从观光之游进入最后的度假之旅。国王岛朱莉维尔酒店位于尼罗河上一座小岛上,有多个泳池,其中一个是可欣赏到尼罗河风景的无边际泳池。因为是淡季,泳池人不多,正可以放松心情,换一种方式感受埃及的美。

赫尔加达

2017年7月25日,我们由卢克索前往赫尔加达。埃及之行的最后三天,我们将在这座红海边的美丽城市度过。赫尔加达对于埃及来说,就如中国的三亚,沿红海海岸建有许多的度假酒店,每天有大批的俄罗斯人来此度假。赫尔加达还是埃及最好的潜水胜地,珊瑚礁离岸很近,但由于过度的商业化,破化严重。

我们在赫尔加达入住的是奥巴若斯白沙滩度假村,这是一家性价比相当高度假酒店,酒店内的所有游乐设施和餐厅饮食都包含在住宿费内了。酒店内有5家餐厅,24小时轮流开放,饮料和世界各地的美食随意品尝;酒店除了红海边的私家海棠外,还有4个大型儿童泳池,2个成人泳池。每晚酒店工作人员在泳池边组织各种游戏让儿童和成人都玩得不亦乐乎。酒店离潜水胜地吉夫顿岛也不远,不过我们没去尝试。

7月26日,我们除了在酒店发发呆,尝尝美食外,还抽空去了坐了一次辛巴达公司的潜水艇。这是一艘小型潜艇,可以容纳40名游客,下潜深度大概20米左右,潜水员在艇外喂食海鱼,因此游客可以通过舷窗观看美丽的热带海鱼,此外还能看到一艘沉没于海底的二战时留下的军舰残骸。不过这里的珊瑚较之以前在澳洲大堡礁看到的要单调的多。这种潜水艇对于我们这种不会潜水的人来说,确实是观赏海底的最佳选择了。

7月27日,我们离开赫尔加达,坐车前往开罗,乘坐土耳其航空公司的班机离开埃及,结束了我们这次的埃及之旅。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当地时间


荷鲁斯神庙 荷鲁斯神庙
荷鲁斯神庙 荷鲁斯神庙
荷鲁斯神庙 荷鲁斯神庙
荷鲁斯神庙 荷鲁斯神庙
尼罗河渔民 尼罗河小贩
伊斯纳大坝 伊斯纳水闸
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
帝王谷 帝王谷塞提一世墓
哈特谢普苏特纪念神庙 哈特谢普苏特纪念神庙
哈特谢普苏特纪念神庙 门农巨像
卡纳克神庙 卡纳克神庙
卡纳克神庙 卡纳克神庙
卡纳克神庙 国王岛朱莉维尔酒店
奥巴若斯白沙滩度假村 奥巴若斯白沙滩度假村
辛巴达潜水艇 辛巴达潜水艇
荷鲁斯神庙 尼罗河落日 卢克索神庙
卢克索神庙 帝王谷 帝王谷
卡纳克神庙 国王岛朱莉维尔酒店 赫尔格达日出
欢迎光临Camel的世界